您的位置 : 首页 > 快讯 >

论坛一:新形势下的煤焦钢企业经营与发展

2019-09-14
论坛一:新形势下的煤焦钢企业经营与发展

论坛一:新形势下的煤焦钢企业经营与发展

时 间:2019年09月14日 22:20

详细介绍

  和讯期货消息 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炼焦行业协会主办、上海钢联300226股吧)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独家承办的2017年(第六届)中国煤焦矿产业大会于2017年8月23-25日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酒店召开。24日下午,多位业内人士对“新形势下的煤焦钢企业经营与发展”展开了分享讨论。

  崔丕江:听了一天嘉宾的演讲大家都累了,好在大厅比较凉快,你想不精神都不行。再一个咱们今天参会的同志们确实有一种敬业精神,认真的态度,听了一天了,还有这么多同志在这继续坚持,我觉得大家这种精神确实值得发扬,另外我想你们的企业一定都办得很好,至少开会有一个认真的态度,不管讲的我们有多少启发和收获,但是咱们不虚此行,能得到多少就得到多少,无论是信息也好,经验也好,这一点今天咱们整个会场确实比以往的会场要好得多。

  下面是一个论坛,我先把几位嘉宾请上来,旭阳王凤山王总,五矿发展的张磊总,至金(天津)的刘金洞董事长,北京华融启明的赵旭赵总,还有山西宏盛凯的郝树胜董事长。

  听了一天的大会,我感觉到有这么几个词出现很频繁,一个就是变化,煤焦钢三个产业这两年变化大,但是是向好的方向变化,这个大家有感受,另外一点是理性,不少嘉宾也谈到了,由于市场在不断的完善成熟,企业的自我适应市场的能力和自律性提高,所以说市场也相对理性。另外就是大家说的环保,环保看来不仅仅是咱们企业生存发展的通行证,也是我们履行社会责任必不可少的一项工作,大家都觉得环保对煤焦钢影响,虽然不是说非常大,但是也不可忽略。最后一个词比较多的就是共赢,大家都觉得煤焦钢三个产业链,大家必须把利益分配好,要大家都好,才是真正的好。下面请五位嘉宾根据参会同志提的一些意见,让他们回答一些问题。首先请王凤山王总,回答一下旭阳作为一千万吨焦炭销售或生产经营企业,你的定价机制和你的付款方式是什么状况?

  王凤山:这个题比较难回答,定价机制应该是不管任何一个企业,都是跟着市场走。这个话说起来好像有点冠冕堂皇,实际确实是这样的情况,跟着市场走,价格就是由供需关系决定,到底供需关系怎么反映出来呢?就从开工率、库存,同行的开工率、库存,下游的开工率、库存,这就是供需关系影响。凡是决定价格的时候,实际上都是广泛征求了同行和下游的意见,从来没有自己拍脑袋说我明天就降80或者明天就涨100,非常尊重同行和下游的意见。比如说下游的库存,你是12天还是10天还是8天,如果说下游的库存在持续的降低,那说明供需已经出现问题。同行业开工率和库存变化情况说明供应端的情况,下游的开工率和库存决定了市场的价格趋势,广泛征求市场意见,基本上形成价格。再就是煤焦钢,国家国务院实行供给侧改革,目的就是让这个行业好起来,如果说供给侧改革的结果使这个行业还不景气,那就说明这个政策错了,但是恰恰相反现在行业好起来了,更说明了中央决策的英明。煤焦钢从利益平均线来讲还有一定差距,煤炭大概是三千多吨的钢铁毛利应该在一千块钱以上,两千块钱的焦炭利润不足200块钱,说明焦炭的利润达不到上游下游的利率平均线,这也是因素之一。将来企业能不能生存下去,实际就看你是不是在优异供应链上,如果你的上下游都是优异的,那你就具备了成为优异的供应链的一环。预收款的策略以来,得到了客户的广泛响应,为此旭阳也是付出了一定的成本代价,大概是用四年多的时间,给我的客户让利将近10个亿,这也充分体现了大客户合作战略的基础,对客户的选择上,从旭阳有十个维度来选择客户,比如说铁路的接应能力、客户产品的结构、客户的装备情况等等,我们在选择客户上有自己的客户评价体系,这样选择起来就形成了长久的合作关系。

  王凤山:现在不管是化工也好,焦炭也好,都是预收款,为了给客户保证稳定的供应,因为我的焦炭不落地,我需要提前把火车计划落实,预付款的期限也是不要低于七天,因为为了保证客户生产的平稳运行,为了把你的运输计划落到实处,我们需要跟铁路跟公路进行很好的落实,所以我的要求都是七天以上的预付款。

  崔丕江:这个是极个别,钢协因为会员企业占粗钢产量的将近80%左右,大的钢铁企业无论是民营国有的都有在这里,所以他统计上来的利润数据相对来讲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不是绝对的,不是政府部门宣布的。

  崔丕江:这肯定的,刚才王总也说了,他上下游产业链都要优质,优质的合作伙伴,这点现在为什么经过几年的分化,一些企业退出了这个市场,有些国有企业、一些僵尸企业还在凑合着活着,实际上这个分化标准还远远没有完成。优胜劣汰,那些没有竞争力、没有实力的企业迟早要退出这个市场,只不过你自己怎么考虑的问题。国家政策尤其煤炭进口,这几年说实话还是增长的,一般是在三亿多吨,去年1.5亿,前年2.9亿。

  崔丕江:但是国家根据去煤炭产能情况,对进口煤炭进行了关税调整,另外从今年开始又对进口劣质煤进行导向,对进口和国内用户利用两个市场到底有什么影响?

  张磊:首先感谢崔会长和主办方跟大家交流分享。崔会长提到的问题非常大也非常难,我从国企和央企的角度分享一下。煤炭进口的数量前些年都在增长,而且增长比例不小,去年是三亿吨,今年三四个月同期增长30%到40%,对进口煤的限制,包括供应端改革的成果,不被国外矿山吃掉这些国家早就发现了,进口关税是在2015年,另外对劣质煤商品管理办法出台也是在2015年,这对进口煤的数量上是有明显压制。但是进口煤是包括动力煤,我们也是做动力煤起家的,动力煤唯一的进口原因就是价格,跟焦煤不同,焦煤由于国内低灰低硫的刚需的限制,所以我们认为还是有它存在的必要性。但是近期由于国内环保和港口的限制,对进口产生了一定影响,尤其是动力煤更为明显。但是焦煤的话也是多多少少有一些,造成的结果就是大家通关时间延长,这种情况下可能对国内的企业尤其是沿海沿江的企业,对进口煤的采购造成一定困难。但是还是由于刚需的原因,包括国际流通的必要性,所以进口煤在短期内还会存在,但是它的比例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增长。另外就是从价格上讲,由于钢铁行业的利润相对高一些,逐步上去一些,所以进口煤价格非常高,我们认为这个情况可能会带动国内煤炭生产,达到国内外平衡。

  崔丕江:我们国家提出新的五大发展理念,其中有一条就是开放,我们以前也总说要利用两个市场,无论是产品还是原料,两个市场恐怕除了国家政策的调整以外,我们企业自身如何去理解,如何去适应,另外尤其是我们长期做进出口贸易的企业,确实应该比我们在国内市场合作的时候要更加规范,否则的话,确实国家的名声,因为出口是代表中国,你的产品也好,你的信誉度如果说被否定,确实给我们这个国家带来一定影响。为什么欧美国家到现在仍然不承认你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国家,为什么我们的钢材出口几乎是几大州提出反补贴反倾销,所以我们在做国际贸易的时候,这方面确实需要给予更高的重视。我们国家焦炭出口这几年总的来讲是相对平稳,逐步增长,尤其是把出口关税去掉以后,我们国家的焦炭出口逐步得到了恢复,天津港是我们国家近些年来应该说焦炭出口90%的量,是从天津港走的。下面要问我们的刘董事长,他做这个行业的时间也不短了,焦炭出口2015年全国是986万吨,去年是1021万吨,去年增幅比较小,3.5%,但是今年上半年出口是417万吨,下降了将近14%%,总的来看为什么焦炭出口会有明显下降,另外焦炭出口的波动有时候也是挺大的,请咱们刘总回答一下。

  刘金洞:谢谢崔会长,我是一个做国际贸易的天津公司,可能不像旭阳王总,一提大家都了解,我们经营煤炭,经营焦炭,我和我们公司的王总一起经营了有25年,在这个行业也获得了很多知识,经历了很多,从原有的规模到现在的出口量,我们曾经单月出口42.7万吨,也是中国单月装船数量最大的,上个月我们装了32.4万吨,两次新高都是我们创造的。提到刚才崔会长问的问题,今年的焦炭略有下降,中国的焦炭基本上出口面对的就是几个方面,一个是印度,印度历年按照它的水平应该是250到350万吨的需求,这个需求印度一般是在中国采购,从前年出现了反倾销的问题,中国出口印度的焦炭要增加25%的关税,所以印度的量在今年的前半年体现出来了,减量减得非常大。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中国出口日本的焦炭,今年出口量非常小,是因为去年的时候,日本的市场采购了焦煤,在去年焦化厂有几个,两个工厂的焦炉都有一些维修,所以去年的采购量有一家是有80-90万吨,GFE也有六七十万吨,日本不仅仅没在中国采,并且采的量少,而且还把一些卖到印度或者欧洲,比如说英钢,去年就卖过两船,今年又卖了一船。其实在国际大的钢厂,比如说印度知名的钢厂或者日本,他们对中国的焦炭很认可,但是这么多年的焦炭出口也是比较难做的行业,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们公司基本上考虑的是信誉,所以主要是对我们信誉的认可。如果说展望未来的话,我个人认为需求量还是比较大的,随着这两年大家出口量不管是增加也好,还是减少也好,每一条船出去之后都得到了国外工厂的认可,逐步的也转化了对中国的焦炭产品比较深的认识,认为中国的焦炭还是好的。昨天我们探讨我也说到这个问题,我们前面一位女士说中国的钢产量现在在缩减,出口也在缩减,不管是粗钢还是螺纹的其他产品,不做国外的,中国的市场已经很有利润,它减了量,对国际市场没有冲击,所以国际上这些钢厂也有利润了,而且利润不亚于中国的这些钢厂,所以他们对焦炭的需求量越来越好,而且越来越旺盛。

  崔丕江:焦炭出口这事虽然我们每年出口1千万吨左右,但是全球的焦炭贸易量也就3千多万吨,所以咱们的出口比重还是不小的,当然生产焦炭就会带来污染,污染物排放增加,这1千万吨是不是可以作为咱们对国外钢铁企业贸易的必然调节或者往来,恐怕今后咱们在这方面,你不起决定作用,但是我觉得影响作用也不小,要按照刘总的意思,今后还有潜力,但是国外的焦化和钢铁企业是紧密的关系,都是直接配套的,几乎没有什么独立焦化企业,不像中国,70%的产能和产量是在独立焦化企业,跟钢厂有的是直接合作关系,全国现在有600多家焦化企业左右,基本上用户不是很稳定,不是跟钢厂有基本或者是战略合作紧密关系,所以说焦化企业相对来讲用户的稳定性就不太好,而且地区差异现在体现得越来越明显。因为今天有不少搞金融衍生品期货公司的嘉宾,给我们做了很多演讲,下面就请北京华融赵总,您的企业也是给我们焦化也好,钢铁也好,做了很多这方面的服务,你能不能具体讲一个或两个成功的企业,你是怎么给他们服务的,确实让他们觉得除了现货以外,期货衍生的金融工具确实对企业整个生产经营有比较大的推进或提升。

  赵旭:感谢崔会长和主办方给我这个机会,要举案例,从去年到现在刚好是一年时间,确实做了几个比较有行业代表的案例,其中我就举一个例子,今天劳洪波总有一个演讲,杭州热联集团也是我们在这一年里面,包括现在正在部署和实施的一家企业,我们确实就是从劳总中邦开始,包括集团、集团部。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尤其是劳总,今天列出了几个重点和难点,我们在做套期保值的时候,华融启明风险管理是专门做大宗商品交易风险管理,从2012年开始到现在做了五年的研究,并且在去年实现了第一款利用软件把我们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管理和风险管理固化到软件里的唯一国内一家企业。杭州热联集团在部署我们这套系统里,是从我们的期货端,也是我们的套期保值的管理开始入手,这里面针对劳总今天也介绍的几个难点,比如说我们如何去确定期货头寸和现货头寸,期货的套期保值和现货之间套保比例的确定,开仓平仓的时机把握,包括期货操作以后,收款以后,对于期货套期保值的数据和现货之间的对应,还有关于期货套保的有效性,以及套期后的综合评估还有会计处理,等等这些方面目前已经完全用软件可以全程实现了,其中几个重点,第一个就是我们将风险可以计算出来,这是很多企业在做套期保值的时候,往往在风险窗口计算的时候都是停留在手工计算器,利用简单的报表来去操作的,目前我们已经实现了瞬时可以将企业的合同,不管是有定价或未定价的合同,包括长约短约临时性的采购销售合同,包括现在生产环节的在制品,在途的和存货,这些派生出来的风险窗口可以瞬时计算出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作价的模式,这里我重点提一下我们在行业里面的应用,尤其是热联集团。

  目前的作价模式在黑色系,比如说钢铁煤炭,已经开始出现了点价和均价这两种作价模式。我们在签订合同的时候,不像原来一口的价定一个就好了,而是定了一个预期的定价规则,在下个月M+1这样一个区间内,我们给你一个点价权,当你在这个区间点价了以后作为我们成交和结算价格。这些新的作价模式,原来在有色行业是比较成熟,现在我们看到了黑色系已经开始有企业应用了这些点价和均价的模式。这就决定了一个企业在接下来接单的时候,定货销售的时候,比如你想锁定采购的成本,因为担心将来预期价格会上涨,提高了你的采购成本,我们就需要在作价模式上,在选择衍生品工具上,我们是否买入一些期权产品,包括在做期货如何做套保,这些衍生品的工具以及新的作价模式逐渐的在黑色系的企业都在运用。通过热联集团还有今年2016年和2017年度在国内部署十几家,包括一些大型企业部署了国外的大型风险管理软件,加起来到目前国内完整的建立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基于大宗商品风险管理也不足20家,运用这套体系系统的也不足20家,所以我也希望提升我们企业的综合竞争能力,提升企业利润和优化方面,给予助力,谢谢。

  崔丕江:刚才赵总把情况给大家做了重点的介绍,我想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增强,如果没有实体经济,这个国家是绝对不会强大起来的。中国现在的发展证明了确实不可缺少我们的实业,只有中国的实业强大了,做好了,咱们的国家才能有真正大的发展。这点可能大家都认识到了,最后一个请山西宏盛凯的郝树胜董事长,大家也都提到了受阶段性问题或者是国家政策调整,比如说运输这个问题,下一步可能会有所反应,今天上午会长也说了,阶段性的由于运输瓶颈,就像前些年似的,我在冶金部也待过,后来到钢铁协会,这次来开会的,钢铁和煤炭还专门搞了一个供需座谈会,经常一到运输紧张的时候,很多钢铁企业向铁道部、运输局请求临时下调令,就是给加急车皮,解决钢铁生产的原料问题。下一步国家可能对运输上,政策调整大家也都知道了,我想问我们的郝总,你认为汽运受限以后,作为物流服务企业,怎么让物流给钢铁或者焦炭煤炭企业的服务做好?

  郝树胜:谢谢崔会长,我们山西宏盛凯是一家从事于铁路集装箱十几年的公司,当时随着国家新经济一体化的战略政策,开始是限制渤海湾港口到9月30号停止汽柴油汽车运输模式,但是一些焦化厂和钢铁厂对这个概念比较模糊,我今天就以几个省份的运输条件为例。前十年的情况大家知道,每到冬储的时候,十月份、十一月份就是备货的时候,但是这次的政策调整比十年以前更厉害,而且是有史以来的严重,可能有的钢厂买了货用不上去,可能原来大家认为的模式,汽运什么模式都可以,但是现在厂车不再造了,供应已经不足,下一步按照政策要求是发展35吨集装箱的要求。目前这35吨集装箱还没有上来,进入9月底的形势是一车难求,原来上天津港都是汽运直销模式,天津就一个天津港,五到六亿吨,以太原为例,每年的发运量就是五到六亿多,铁路,把汽车运输的压力放到铁路上来以后,铁路的运输能力是有限的,也就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所以给各位提个醒,提前做准备,要不然冬储赶不及,所以我们公司就发展战略合作伙伴,我们投资,企业收益,钢厂和我们战略合作,焦化厂跟我们战略合作,为各大企业的运输发展将来做我们应有的贡献。提个醒,很恐怖,有史以来的运输发展瓶颈。不知道这样回答对不对。

  崔丕江:你说得不说吓人反正大家也一惊,大家还得把这个事情重视起来,因为煤焦钢三个产业,我们的物流可以讲在全国那算大的,你说电煤一年十七八亿,但是那是输出是电,不是转化成其他产品,钢铁不行,生产一吨粗钢,两吨多好的矿石,一进一出就二百多万吨了,一千多万吨是什么概念,所以物流绝对是煤焦钢三个产业大家应该重视起来的,预则立不预则废,就好像郝总提到的,你现在就应该对你的物流做全面的规划和梳理,汽运受限以后,我到底怎么进怎么出,而且物流成本在我们国家占比是比较大的,发达国家占GDP是10%左右,我们现在还是15%到17%。所以物流的合理配置,是这三个产业很大的课题。由于时间关系,咱们今天小论坛小互动就到这。通过今天一天的会议,我认为整个煤焦钢产业的新变化、新形势都是与我们国家整个宏观经济的发展起稳向好也好,稳中向好也好,我认为都是国家经济大环境的变化,与我们这三个行业都是紧密相联的,所以说既然形势变了,环境变了,那我们作为企业,我们的经营思路、经营的措施、经营的机制是不是也应该随之而变?否则咱们怎么能够响应中央提出的,我们说五大理念太高或者说很宏观,但是三去一降一补确实对企业是很关键的,尤其是降成本补短板,我不相信我们在座的企业都是没有短板的企业,我想这一点上,大家都应该对现有的形势有一个客观,实事求是的认识,要历史的看,辩证的看,发展的看,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要有信心,但是习总在今年达沃斯论坛说了,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是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最好的时代我理解那就是经济的全球化,给大家带来了更多的机遇,但是大变革可能也带来了大机遇,但是我们也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但是只有挑战和困难,才能使我们企业有新的作为,大的作为。希望咱们在座的所有企业,你们都能在市场经济这个大潮中成为各自行业的佼佼者,祝愿你们发展得越来越好。咱们论坛就到这,谢谢大家。

上一篇:2017年中国生了多少小孩?最新数据暴露一个严峻现实 下一篇:今日头条暂停下载 4月30日后恢复 4款新闻APP被暂停

人物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