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营销 >

“农超对接”订单式种植模式虽好 但还存在问题

2019-08-13
“农超对接”订单式种植模式虽好 但还存在问题

“农超对接”订单式种植模式虽好 但还存在问题

时 间:2019年08月13日 21:38

详细介绍

  “今年蔬菜价格已经严重影响了农民的收入,这样下去怎么办?”由于几个月前就对地里的2000多亩蔬菜加了“双保险”,浦东新区彤瑶果蔬合作社负责人徐惠忠并未被“卷心菜贱卖”误伤。然而,在经历了多年蔬菜种植和销售的风云变幻后,徐惠忠等各方人士都开始反思蔬菜困局。

  目前有关方面建立“农超对接”、“农标对接”、“农社对接”、“团购直销”的产销对接模式。模式虽好,但操作起来依然有不少难点。本报记者瞿艳花朱莹

  彤瑶果蔬合作社是全国第一家以“零费率”进入大型超市的农民合作社,在上海的蔬菜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负责人徐惠忠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合作社种植2000多亩蔬菜,其中50%至60%都是通过“订单式种植”销售至、大润发等各大卖场。

  “也就是按单种菜,种植前超市都会给我们发一张清单,提前告诉我们下一批需要哪些菜,我们和他们签约后再把需要的菜种下去。也就是说,播下去后,就已经找到买家了。”徐惠忠告诉记者,这样的模式,既可以避免蔬菜供应过量烂在地里的情况,也保证了价格,不至于让蔬菜“贱卖”。

  他所说的签约,即在播种前与超市方签订一个蔬菜保底价,即使遇到行情不好的时候,超市也不能突破这个价格收购,而如果当时蔬菜价格高企,还可以再议价,基本保证高于市场批发价收购。

  从2008年与签约后,彤瑶果蔬合作社已与世纪联华、沃尔玛、易买得等全市一百多家大型超市形成“农超对接”。

  “如果你没有一定的规模和资金,根本就没法做。”徐惠忠举例:目前超市的最短结算期为45天,也就是说,如果向合作社下的农民收购蔬菜的价格为一毛钱,至少要准备3毛钱,用来支付给农民、运输和分装的费用。如果没有雄厚的资金周转,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做。

  另外一方面,超市门槛很高,全市有上千家合作社,如果没有一定的人脉和资源,根本就无法进入这个渠道。

  奉贤区传云合作社上百亩卷心菜烂在地里,负责人桑兴春也不是没有想过通过“农超对接”来销售滞销蔬菜,可是却一直苦于没有门路。

  “超市都是跑量的,如果没有几千亩的种植量,根本就没有货源供应他们,而且运输成本也很高,进去了也是亏。”徐惠忠告诉记者。

  两年前,浦东新区的敬亭合作社也曾跟一些大型超市实施过农超对接,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退出了。负责人马志忠坦言,超市的收购价虽然高于批发市场,但是运输、分装全都得自己来。

  “后来我们核算了一下,还没有小贩直接上门来收购赚得多,更何况他们过来收购我们啥也不要操心,只管种菜就好了。”

  “虽然有很多困难,但是农超对接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销售模式。”他建议道,一些大的合作社可以联合小的合作社、散户和村民“抱团”运营。“一方面做大后有了更多议价权,当蔬菜市场行情不好时,有更高的抗风险能力。另外一方面,大型合作社具有更多的资金和资源,有足够的筹码争取政府支持。”

  “可以考虑每个区挑选两家这样已经规模化的合作社进行农超对接,形成一个有序的市场体制。”徐惠忠补充道。

  崇明农委蔬菜科的工作人员则向记者推介了他们正在起步阶段的“核心基地模式”。即由企业出资开发核心种植基地,种植20-30种当季的主要蔬菜,由销售人员负责开拓渠道,直接将蔬菜销往标准化菜场、超市,甚至是市民家中。

  “这种基地通常有两类,一类是完全由自己种植,另一种则是开辟一块核心基地,与其他的基地合作,采购彼此没有的蔬菜,辐射和带动周边农业合作社的销售。”

  除了“农超对接”,市农委正积极推进“农标对接”、“农社对接”(田头到社区)、集团配送等方式,鼓励农民将田头蔬菜直接运送到终端市场,减少中间流通环节。然而,对于这种模式,合作社也有颇多顾虑。

  “我们不做农标对接,配送费实在吃不消。”彤瑶果蔬合作社徐惠忠连连摇头。通过“农标对接”进入标准化菜场的消化量太少,一个摊位一天即使卖掉几百斤蔬菜,能盈利的依然不多,加上如果蔬菜进入到标准化菜场,还需要招聘一个专人售卖蔬菜。“你附近的摊位都是农民自己拉过来自己卖,又不要人工成本,你怎么跟人家竞争?”徐惠忠坦言,即使一天能配送三五十家标准化菜场,依然没有什么利润。另一方面,菜场不比超市明码标价,合作社不可能一直在边上看着,也没法知道到底卖了多少钱。

  “农标对接企业化运作目前来说基本无法盈利,要配送、要分拣,这中间的一环又一环都是钱。”敬亭蔬菜合作社马志忠称,不仅如此,他们还得应付“马路菜场”,如果当地马路菜场太多,去标准化菜场卖菜更加艰难了。去年,农委帮他们在杨浦区对接了5家标准化菜场,后来就是因为马路菜场太猖獗,他们“自谋生路”,“转战”去了别的地方。

  奉贤农产品营销联合会副秘书长顾纪明对“农社对接”也疑虑重重。如果在小区道路上售卖,肯定要管,而若租一个门面,成本又直线上升,几乎没剩下多少价格优势。

  农委正积极采取加强政策扶持、调整品种结构、完善技术服务等措施,提高产销对接水平;加大对蔬菜专业合作社的支持力度,对蔬菜采后整理、清洗、分级、包装流水线和蔬菜贮藏、保鲜冷库的设施建设给予扶持,并通过奖补方式引导合作社和企业增加净菜配送销售数量。

  “目前最好的出路还是由农民自己开车拉到市场上去卖,这样至少可以省掉人工成本。”马志忠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他们合作社下的许多农民都在学开车,准备买一辆面包车直接开到市场开“夫妻老婆”菜店。另一方面,菜农希望,菜场方面也出点力,在租金上给予更多减免和优惠,而政府在组织安排、人员招聘等各方面也托他们一把。

  “交通运输还是制约我们崇明蔬菜发展的最大障碍。”昨天,崇明农委蔬菜科的工作人员给记者算了笔账,经过测算,如果从崇明的中部地区运蔬菜到上海近郊最近的批发市场,每运一斤蔬菜,成本就要加0.1元,作为申城最远的郊区,运输成本成了农户与合作社的“不可承受之重”。

  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下旬开始,崇明发生了大面积蔬菜滞销的情况,绿叶菜、花菜、卷心菜等在市场上的“贱卖”让种植的农户血本无归,不少人选择让蔬菜烂在田地里,以避免亏本和更大的损失。“像青菜、花菜、卷心菜这样的蔬菜,上海周边地区和近郊都在大面积种植,一旦集中流入市场,势必很快就饱和了,就算推销到标准化市场,人家也不愿意收。”

  卷心菜、莴笋等常规菜滞销,而特色菜却很畅销。当下,崇明出产的芦笋、山药、金瓜、扁豆等都很受欢迎。

  对此,崇明蔬菜科的工作人员也建议农民们多种特色蔬菜,“种植一些大路货蔬菜,我们的优势不明显,市民不会因为你的蔬菜产自本地就买你的,只要质量好,价格公道,哪里产的他都一样买,我们应该多发挥自己的优势。”

  除了销往菜场,跳过所有的环节,将蔬菜送到居民家中也是一些农业基地着力的方向。“我们现在有一家基地,统一包装,送到居民家里,已经有两三千个客户。”崇明农委工作人员称,虽然售价比菜场和超市略高,但走得就是高端品质路线,尽管刚起步,但发展势头良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卷心菜滞销,在地里爆开了花。 御桥批发市场,农民等候买家的光顾。本版摄影记者杨磊 “今年蔬菜价格已经严重影响了农民的收入,这样下去怎么办?”由于几个月前就对地里的2000多亩蔬菜加了“双保险”,浦东新区彤瑶果蔬合作社负责人徐惠忠并未被“卷心菜贱卖”误伤。然而,在经历了多年蔬菜种植和销售的风云变幻后,徐惠忠等各方人士都开始反思蔬菜困......

上一篇:订单销售模式 威马EX5量产版最终配置 下一篇:奇瑞A1尝试网络订单销售模式

人物观点

  • 种子期风投看什么?
    种子期风投看什么?

    ,专门扶持那些初创企业。科佩尔曼在纽约沃顿全球论坛召开期间接受了沃顿知识在线的专访,介绍自己最重视的企业 乔希科佩尔曼:First Round出现之前我还办过三个公司,而且它们现在都在

  • 深创投换帅 问计上市路
    深创投换帅 问计上市路

    7月16日晚间,深圳闷热,在外散步的靳海涛,并不愿意回应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创投)换帅事件。早在三天前,7月13日,深圳国资委披露,深创投董事会经研究决定,建

  • 大业股份股东深创投方面拟合计减持不超3%股份
    大业股份股东深创投方面拟合计减持不超3%股份

    大业股份公告,合计持股8.45%的股东深创投和其关联方南昌红土、淄博创新,拟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减持股份合计将不超过2,899,278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减持期间:如通过竞价交易自公告

  • 新兴产业孵化区累计为企业对接风投融资1000多万元
    新兴产业孵化区累计为企业对接风投融资1000多万元

    本报讯记者吴洁报道8月2日,昆明经开区新兴产业孵化区举行项目招商推介会,吸引了许多中小企业的关注。 近年来,二级招商平台已成为经开区招商引资、培育创业集群的一扇重要窗口。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