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支付 >

整合大幕拉起第三方支付市场并购首案瞄准外企

2021-02-21
整合大幕拉起第三方支付市场并购首案瞄准外企

整合大幕拉起第三方支付市场并购首案瞄准外企

时 间:2021年02月21日 09:42

详细介绍

  这个时间节点距离央行第二批牌照发放却还不到一周。8月31日,第二批支付牌照公示结果公布,包括上海银联、杭州银通、联动优势等13家企业获得牌照。然而,在上交申请材料并获得公示的199家第三方支付企业中,截至8月31日,目前两轮牌照颁发只有40家企业获得了许可证,159家企业被阻拦在了第三方支付的“铁门”外。

  这些企业何去何从?安卡支付的“命运”揭示的或许只是整个第三方支付领域内兼并和收购浪潮的一个开始。

  尽管无从得知此次收购的财务细节,但支付宝对安卡支付的全资收购是今年5月央行颁发首批《支付业务许可证》后,国内第三方支付行业首次主动公开披露的并购交易。

  “通过此次收购,支付宝不仅得以引入有经验的安卡支付团队,还可藉此拓展航空领域的跨境支付。”支付宝首席财务官井贤栋表示。

  航空客票的第三方支付市场是眼下第三方支付争夺凶猛的业务“蛋糕”,也是支付宝除了淘宝业务之外最重要的两大业务之一。目前,面对包括支付宝、财付通、汇付天下以及易宝支付等几大第三方支付巨头都在这一领域的跑马圈地态势,支付宝也加速在这一领域的布局,但目前对于航空跨境支付领域,上述企业都还未有涉及,支付宝也还只是和国内24家航空公司达成合作,境外航空公司只有亚航等一两家。

  安卡支付恰恰能弥补支付宝国际航空支付领域的“短板”。公开资料显示,安卡支付是澳大利亚上市公司安卡国际集团旗下的第三方支付服务公司,其为多所大型航空公司如国泰航空、港龙航空和长荣航空的乘客提供线上支付服务。

  支付宝公关人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完成此次收购后,安卡支付原有的多家境外航空公司客票支付服务等业务将整合并入支付宝。

  对于安卡国际为何却舍弃这么一块潜力“蛋糕”的原因,业内人士透露,安卡国际集团是出于对安卡支付未来命运的担忧而做出剥离决定的。“因为如果无法获得合法的资质,安卡支付将不能继续开展相关的支付业务。”

  支付宝对安卡支付的收购看起来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普通游戏,但是在第三方支付牌照新规的大背景下,却是未来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易观国际分析师张萌指出,在融合支付趋势下,支付企业必须通过兼并、重组方式快速获得线下支付、预付费卡、国际支付等核心产品;此外,支付企业为了更好地服务企业客户,将可能对支付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进行兼并,如兼并硬件厂商、软件提供商等等。

  而随着牌照的陆续发放,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准入门槛正在被迅速提高,行业兼并整合步伐正被刺激提速。

  今年5月,支付宝等27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获得首批牌照。随后在8月31日,央行在“准入大限”前日正式发放了第二批支付牌照。但截至8月31日,全国已提交牌照申请并公示的支付企业总数已达199家,获得牌照的企业只有40家,将近80%的企业被阻挡在了“铁门”之外。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透露,不排除未来继续展开类似收购,“只要被收购业务具有潜力,并能够促进支付宝业务发展”。

  快钱、易宝支付、汇付天下等多家第一批拿到牌照的企业均在不同场合表示,正在寻找合适的收购对象。汇付天下董事长兼总裁周晔表示,汇付天下也在做着积极的准备。有接近该公司人士透露称,目前汇付正打算收购预付卡企业。易宝支付CEO唐彬则表示,目前易宝支付正在寻找合适的收购目标。

  络技术有限公司宣布达成与福建信和通公司“佰通卡”的并购完成,双方将共同发行与受理“共享一”的业务。

  在此之前,苏宁易购也已收购了正在申请牌照的安徽华夏通的部分股权。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深圳一家未获牌的支付企业也正在寻求出售股权。

  诸多业内人士都关注到的是,截至目前,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及中国联通旗下的3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虽已经获得公示,但至今也都未能拿到牌照。此前,为了涉水第三方支付这个万亿元的大市场,三大运营商分别成立了各自的电子商务公司。

  业内表示,对于拿到牌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而言,三大运营商无疑是三个庞然大物。他们的资金和用户规模,除了支付宝和财付通等少数几个第三方支付企业以外,其他的第三方支付企业都难以匹敌。几乎可以断定的是,如果三大运营商迟迟拿不到牌照,他们一定会对现有的40家持牌企业“下手”。“收购一家注册资金3000万的公司,对于一天就能挣几亿的运营商来说,几乎是轻易就能搞定的事情。”业内人士如是断言。可以佐证的是,在第二批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名单中,有一家名为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背后发起人和主要股东,正是中国移动。中国移动实则通过曲线投资拿牌成功。

  对此,张萌判断,以第二批牌照的发放为节点,支付行业的并购潮已悄然来到。作为获牌企业,其并购动机主要来自于市场扩张的需要;未获牌企业为了在行业内继续生存下去,维持其支付业务的正常运行,接受并购将成为其主要选择;另外,面对高成长性的第三方支付行业,资本的逐步介入将不可避免。

  艾瑞咨询分析师王维东也表示,从目前已有的行业两起收购案看来,均是已经获得支付牌照企业出于市场扩张需求收购未获支付牌照的小型企业,这是未来并购的一个方向。另外,未获牌企业出于支付牌照的制约,收购已获牌照的支付企业;已获牌照,但业务范围不同的企业进行战略合并,以扩展业务区域。

  王维东表示,随着并购的展开,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随即产生,包括行业格局的变动、部分企业的退出等等。而没有拿到牌照的企业,命运或是被整合,或者被淘汰,预计市场将有一半的支付企业会退出。

  实际上,安卡支付只是“牌照时代”外资成分支付企业首当其冲的典型缩影。在即将到来的兼并潮中,外资背景企业毫无疑问首当其冲,其国际支付经验和技术实力也是国内企业看重的。

  “在国内许多支付企业还未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情况下,外资第三方支付的获批就更难上加难了。”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莫岱青说。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在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两批共计40个牌照中,没有一家外资第三方支付企业的身影。不仅如此,上交申请材料并获得公示的199家第三方支付企业中,也仅有一家外资企业。

  不过,一位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日前放出口风,称目前“9月1日”的大限已经往后拖延,暂未获得牌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仍可以继续维持经营原有业务并且等待中国人民银行的后续审批。但是对于外资第三方支付企业来讲,仍不明确的监管政策与运营资质的缺失,一方面会带来现有用户与商户的不断流失,另一方面企业也无法继续拓展新的客户与业务。

  “不是好与坏,而是生与死。”张萌说,与此前的直销牌照、网吧牌照相类似的是,支付牌照对整个支付行业而言并不是一张“毕业证”,而只是一张“入学通知书”。王维东同样认为,从中国人民银行、商务部以往的政策上来看,对外资第三方支付的监管与审批会很严格。

  更为重要的是,外资第三方支付企业还要面临内资企业不断壮大与日益稳固的竞争压力。“先拿到牌照的内资第三方支付企业已然在时间上取得了

  优势,并且会利用先发条件迅速扩大市场占有率。”王维东分析说。而即使部分外资第三方支付企业最后可以申请到牌照,其也难以应对未来的竞争及改变行业格局。眼下,《管理办法》的不明朗与迟迟不出却让外资第三方支付企业无所适从,其经营与发展也必然受到一定的冲击。

  外资第三方支付企业已然到了做出抉择的时候。“想快速取得牌照的外资企业需要转变身份,否则就要等待很长的时间,而结果的好坏更是难以预料的。”王维东说。

上一篇:拉卡拉支付全面开展商户增值业务 下一篇:没有了

人物观点